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介绍 >

互联网金融资产管理联盟

发布日期:2019-01-10  来源:admin
 
    作为局外人,很多网友看到相关新闻都会心生感慨。而行业内的从业者,对此这样的话题更是五味杂陈。一些专业人士也在社交平台上呼吁,互联网行业从业者应注重劳逸结合、加强运动、注重健康。
    据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(以下简称“北京互金协会”)官方微信消息称,为打击恶意逃废债,保护出借人的合法权益,保障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正常发展,2019年1月9日,北京互金协会组织北京市网贷机构、助贷机构、资产处置机构、律师事务所等专业人士就如何有效抵制打击逃废债、处理平台不良资产等行业内的热点问题展开了深入探讨,梳理总结催收行业的业务规程,并发起成立互联网金融资产管理联盟(以下简称“联盟”)。
  期间,行业咨询专家吴泽权从协会和平台两个角度出发,对网贷不良资产的催收与处置提出建议。他认为协会应在以下两方面有所作为:一是组建资产管理联盟,形成资源共享、多种协作机制;二是推动数据和信息共享,形成联动,协调征信和网安系统、司法手段。对于机构而言,则更多在摸清自身资产存量底数、准备相关预案和完善资产查标、流水查询、债转功能等方面下功夫。
  会议认为,成立互联网金融资产管理联盟,可以充分整合资源,形成合力,依法依规推进资产处置,有效震慑恶意逃废债行为,净化行业环境。
  北京互金协会表示,将继续在维护行业健康有序发展方面扮演重要角色,积极承担社会责任,未来带领联盟成员机构在以下几方面发挥建设性作用:一是推动联盟计划落地,完善实施方案与细节,解决当前严峻的催收问题;二是秉承“开放积极深入全面”原则,积极加强与各地仲裁委沟通,探讨建设更高层次的合作机制;三是推动与司法机关、监管机构、权威媒体的沟通工作,代表行业发声,加大行业宣传报道力度;四是创新催收方式,倡导绿色催收、合法催收,建立常态化催收机制;五是做好社会信用教育工作,提升社会各界对行业的认知程度和金融消费素养。
  北京互金协会秘书长王思聪认为,逃废债问题的研究和解决势在必行,一些借款人逃避还款、趁机闹事,干扰平台的正常经营秩序,逃废债问题已经严重影响行业未来发展。因此,北京互金协会牵头发起成立互联网金融资产管理联盟,旨在基于自律框架,利用技术赋能,引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催收系统,司法和非司法方式并举推动平台进行合规催收,联合多方力量探索多种工具和形式打击逃废债。王思聪表示,联盟计划近期将公布更多信息,逐步落实相关细节。“说来容易呀,但哪有时间休息,也腾不出时间健身、运动呀。”一位在北京后厂村“硅谷”上班的开发工程师告诉懂懂笔记,他每天要加班七八个小时,经常凌晨两三点回家。手头的事情依然做不完,日常四餐几乎都是快餐速食,哪里还有时间关注身体,平衡生活。
  最头痛的是,加班也已经成了互联网科技行业的“常态”。但凡是个这个圈子里的人,就没有可能不熬夜加班。
  有知乎用户对ICT行业频发猝死事件这样表示:所有互联网人都是一个整体,个人的不幸也是整体的不幸,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;也有网友指出:科技互联网行业加班之所以成为常态,是人人自危的竞争意识,和缺乏福利保障的就业环境所致。
  在交流中,一位自称经常“724”的IT运维人员对懂懂笔记表示,在国内一些知名ICT企业,员工的工资收入、晋升机会也会与加班息息相关、紧密关联,KPI、职位都是加班拼出来的,很多人都想趁年轻搏一个下半生的幸福。
  不仅是企业职员和中层,对于很多创业公司的创始人而言,市场、用户、投资人、竞争对手等更是必须独自面对的重压,CEO倒在工作岗位上的事件更非个例。
  这种互联网文化,使得一些职场白领不断透支健康与精力,趁着年轻“心甘情愿”加班,甚至主动想办法加班。无休止的加班,在行业中已经渐渐成了难以根治的痼疾。
  从996到724,那些深陷加班苦海中的从业者就没有一丝后怕,一些顾虑吗?
  “有,但没有办法!”加班是一种态度?夜里十一点,深圳南山大冲的不少写字楼依旧灯火通明。黎粟正在和几位同事加班加点测试新应用的功能。
  他告诉懂懂笔记,这半个月来,他每天下班回到龙岗中心城的家里,几乎都是凌晨时分。而早上六点半,又要从家里出发,转乘地铁到公司上班,身体上真的感到有些吃不消。
  “每天呆在公司的时间,超过15小时,回到家妻儿都睡了。”黎粟摇摇头叹息到,现在年底了,有不少企业客户的应用,都要赶着更新、上线。于是,研发、测试部门加班的情况,就变得更加普遍了。
  近来,在社交媒体上有不少网友猜测,互联网从业者加班时间越来越长,与行业不景气,企业裁撤部分岗位有关。然而,从事开发工作将近十年的黎粟却并不认同。
  “早在入行之初,研发岗长时间的加班现象,就一直存在着。”他指着墙上的工作进度表表示,在一家以研发为主的互联网企业工作,超过七成的同事每天都需要加班赶进度。
  加班时间最短的,是设计部门,每天晚上八九点能下班。而时间最长的,是与研发工作相关的工程师、测试人员等,加班超过6、7个小时是家常便饭。有重要任务时甚至通宵达旦,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眯一会儿。
  “身体吃不消,长期亚健康。但还是要感激公司能有加班机会。”同样自称“互联网民工”的邹焱告诉懂懂笔记,若一家互联网公司能有大量加班机会,说明业务能力强,拥有充足客户订单,“每天不加班的互联网公司你敢去吗?”
  在他看来,要是一家公司突然间要求加班前必须先申请,并且限时加班的话,那就证明公司的业务遇阻,或经营陷入困境了。若情况短时难以得到缓解,紧接着的很可能就是变相降薪或裁员。
  “过去十年,我经历了好几次这样的裁员,过程太清楚了。”他苦笑着说,从2007年进入公司至今,他每天的工作时长,基本都维持在12个小时以上。即便是结了婚、有了孩子之后亦是如此,这让他的爱人颇有意见。
  “得益”于长时间的加班工作,黎粟、邹焱的月收入都超过了25K。但他们却都直言并不满意,很多互联网企业的加班费与日常上班薪资是一致的,并没有额外补贴。
  “不少程序员、工程师的工资看起来可观,但都是加班堆砌出来的。”邹焱无奈表示,因为严重加班和生活不规律,身边有几位30岁左右的同事依旧单身。即便成家的,也常为缺少时间陪伴家人,而感到心有愧疚,“我女儿快两岁了,至今都和我不太亲。”
  或许,在部分互联网从业者眼里,一旦加入这一行业,就等于墨守加班的规矩。以“出售”时间的方式,换取更高的收入。然而,对于他们而言,加班只是身体上的“折磨”。精神上的“煎熬”,往往更难以承受。这其中既包括精神状态变差,也包括惊闻行业内突发“猝死”事件后心理上的煎熬。
  焦虑比加班更熬人,“2019年的愿望,就是每天能够多睡一个小时。”
  在一家创业公司从事应用测试工作的吴俪,是一位不折不扣的“女汉子”,也是公司为数不多的女员工之一。她告诉懂懂笔记,近一年以来平日的睡眠时间,基本上在四~五个小时之间。只有春节那几天的假期,才能睡到自然醒。
  而长期睡眠不足,除了加班时间过长之外,还有精神衰弱造成的原因。工作上的压力大,导致她躺在床上之后,久久难以入睡。“睡了之后也老是做噩梦,常常梦见我被部门领导责骂,感觉自己已经快抑郁了。”
  吴俪坦言,近一年公司经营不太景气,大家的神经都紧绷着。而包括自己在内的几位年轻员工有时工作进度稍慢,还会被部门领导当着所有同事的面呵斥,这让她每天工作时神经都极为紧张,担心出现纰漏、失误,拖累团队。
  “前一阵听说做无人机的那个企业也发生了员工猝死的事情,因为离他们公司也不是很远,因此情绪上打击也很大,特别低落。”工作、竞争、突发事件等压力无疑成了吴俪心中的巨石,让她在煎熬之下既担心失去工作、又担心失去健康。
  近两个月来,在懂懂笔记与北京、深圳和广州等地的近50位互联网、IT从业者进行交流后发现,超过70%的人有睡眠质量差、心理压力大等健康问题。超过55%的程序员、工程师表示,经常有强烈的危机感,怕被后辈超越,被行业、公司淘汰;而对于加班导致的重病甚至猝死事件,超过62%的人有明显担心,但也深深感到无奈。
  “互联网是高收入行业,但竞争也很激烈,每年相关专业的毕业生实在太多了。”
  在深圳某大型科技企业担任研发工程师的张海良告诉懂懂笔记,虽然ICT行业讲究从业资历和工作经验,但新人学习能力强,在企业管理层眼里,更是人力成本低,能“多拉快跑”的群体。
  因此,每年毕业季公司开展校招期间,他和身边几位研发组的同事都会担心到失眠。在新人培养上也有所保留,怕有朝一日教会徒弟,饿死师傅。
  “这样一来,大量工作都压在自己身上,累是累,却有安全感。”他苦笑着说,作为一枚互联网民工,平日里除了要承受工作上的压力,主管的责难,还要时时刻刻确保自己的竞争力。
  几乎24小时都生活在精神高压下,因此,他周围有越来越多的同事变得沉默寡言,有的甚至患上了抑郁症。而前不久突然听闻大学同专业的同学猝死在工作岗位上,令他感到唏嘘不已。
  在搜索引擎上输入“工程师患抑郁症”一词,可以搜索出超过34万条相关的结果。心理压力和心理疾病,与心脑血管疾病一样正在成为威胁科技从业者健康的关键因素。
  张海良补充到,除了心理疾病以外,这个行业的年轻人也逐渐成为心脑血管病症的高发群体。而他身边却有不少同行,为了节省开支不愿意自费做全身体检,忽略了很多潜在风险。
  很多大型ICT企业还能够按年度为员工提供健康检查,但是中小企业在这方面明显不够完善。即便是一年一检,在越来越高强度的工作节奏下,体检的意义也已经微乎其微。有知乎网友在网上留言,不要指望发展中的企业能够善待员工,只有自己才能善待自己,任何心理、身体问题都不应该被忽视。
  而面对巨大的工作强度、精神压力甚至不公待遇,从业者除了默默承受,还能有哪些方式“保护”自己的未来?
  跳槽与安逸的抉择,“扛不住,就撤退,以前不敢辞职,现在是不敢死。”
  吴岳是广州一家游戏工作室的产品经理,他告诉懂懂笔记,入行近11年时间,以前是不断跳槽谋高薪,现在是求一份安稳。“我在现在这家企业干了三年,尽管每年工资提升的幅度不大,但真的不想换了。”
  “之所以不愿意跳槽,不愿意和公司计较,是因为想通了一些东西。”他告诉懂懂笔记,30岁之前的自己敢熬夜敢拼命,仗着年轻混不吝。但是三年前所在公司的一位年轻同事突发脑溢血,而且治疗后留下了严重后遗症,那时他突然想明白了。
  “人活着最重要。所以,看透了这些之后,找份稳定的工作,别抱怨一切,哪怕这份工作有诸多不如意的地方。”除此以外,吴岳表示,身边不少的互联网老兵都已经成家立业,到这个岁数,好好活着也是对家庭的负责。
  “薪资优厚的时候别光想着买房还房贷,要为自己和家人多考虑,别真的走了什么都没有留下。”在交流中,张海良也补充道,“每当听到同行猝死的消息,都感到很震惊,我自己的想法就是未雨绸缪。”因此,他这两年为自己购买了多份保险产品,就是为了万一遇到了那个“万一”,对妻儿也是一种保障。
  在交流中,懂懂笔记发现一些刚到而立之年的年轻人,就已经提前立好了遗嘱,早早进行了财产分配;有的甚至决定公司上市前保持单身,以免太早成家之后拖累家人;也有人坦言拼到35岁就辞职,工资足够在老家买套房就撤,绝不在互联网行业待着了。这些对生与死的思考,就像一条在贴吧里广为流传的名句:进入互联网行业,等于一只脚迈进了鬼门关。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副局长隋静表示,2018年,我国互联网行业保持了高速发展,网络能力显著提升,产业结构持续优化,发展动能加快转换,融合引领作用彰显。
  谈到推动互联网技术与实体经济加速融合,隋静提出两点意见:第一,推动互联网新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,支撑服务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,一方面要推动行业自身发展和新技术、新产品、新业态发展,另一方面深入实施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战略,支撑服务实体经济数字化、网络化、智能化转型,重点帮助民营经济解决发展中的困难;第二,不断增强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,遵纪守法、营造行业良好市场环境:一是遵纪守法,严守合规经营底线;二是加强自律,营造良好市场秩序;三是支持公益,切实履行社会责任。
  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邬贺铨向大会作了题为《2019互联网再出发》的主旨报告。报告称,互联网走过了50年,全球的互联网普及率超过了55%,中国全面接入互联网25年,互联网普及率超过了全球平均水平。
  邬贺铨指出,新时代互联网的新动能主要有5G、人工智能和工业互联网三个方面。对于2019年互联网发展有三点思考,一是国际宏观环境风浪依然;二是国内互联网发展风力未减,新风向兴起;三是互联网需要变革创新,企业通过做好自己为宏观经济发展贡献力量。
  报告预测,2019年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趋势有四个方面值得关注:第一,在新技术支撑新应用方面,人工智能有望赋能各行各业,5G商用部署有序推进,边缘计算有望实现边云协同,区块链应用创新日趋活跃。第二,在新动能构建新生态方面,产业互联网将助力高质量发展,企业上云将助推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,移动互联网市场将呈现结构变化新特征。第三,在新场景定制新体验方面,智能家居有望粘结家庭整体智能应用,新型无人服务设施将陆续落地实施,5G网联式自动驾驶将成无人驾驶新趋势。第四,在新形势迎来新挑战方面,自主可控的核心技术将增进网络安全防护体系建设,个人信息保护立法规划提上日程,明晰数据确权将成为数据有效流通的重要条件。